刚刚更新: 〔安暖重生〕〔我在大唐开酒馆〕〔重生之绝世废少〕〔乔管家给我打十个〕〔上官煌慕容笙〕〔战龙在都〕〔终极斗罗〕〔都市古仙医〕〔天路客栈〕〔英雄联盟之天秀中〕〔叶峰苏梦涵〕〔至尊神婿叶昊免费〕〔绝世赘婿叶昊郑漫〕〔穿越星际:妻荣夫〕〔叶昊郑漫儿绝世赘〕〔大明第一狂士〕〔皓天帝辉〕〔第一龙婿冷枫段佳〕〔童颜陆霆骁〕〔为了出狱,她嫁给
乐清都市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少年归来叶辰 第378章 太极阴阳劲
    江云浅自八岁起,就跟随江家老爷子到军中历练,十多年来未曾出军营一步,如今他二十三岁,已经高居二品校官之位,而且位居天子脚下,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,未来将星可期。

    今年不过是他回归江家的第二年,他却没想到,自己的亲弟弟江云深,居然会被人弄成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&nb.zyxta.sp;“是谁做的?”

    他站在江云深旁边,看着凄惨无比的亲弟弟,心头怒火狂燃,忍不住低喝道。

    之前跟江云深一起到九龙寺的十多名保镖,一五一十地将事情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又是因为女人!”

    江云浅冷哼一声,随即目光微闪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姓名的年轻人,把云深从西山丢下来?纵观京城,就算是叶星、欧阳断天都没有这种胆量,谁敢对云深下如此辣手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保镖领队走上前来,小心翼翼道:“大少爷,那个年轻人好像是个武道高手,他刚才没怎么出手,就顷刻把我们十多个人全部制服了!”

    “武道高手?”江云浅表情并没有太多变化,他年纪轻轻,在军中身居要职,自然是知晓这些在世界上极为特殊的存在,就是他们军中,也不乏许许多多的内家武者存在。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终于是开口。m.

    “去,给我请靳老过来!”

    保镖们闻言,皆是表情狂变,而后乖乖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江家后院,有一座八角凉亭,一名身穿军装的老人,精神抖擞,身正笔挺,正坐在棋盘旁,手执白子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,颇有仙风道骨的味道,他手持烟子,每一子落下,皆是游刃有余,轻如柳絮。

    军装老人攻势如虹,将烟子步步紧逼,但身着道袍的老者,总是不紧不慢,每一次都能将必死的局势扭转,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棋盘上棋子满布,谁也胜不了谁,最终,军装老者求和。

    “老靳,你的棋艺,越发精湛了,我用了三种不同的棋路,想要将你防守瓦解,但结果却是被你宛如柔劲缠绕,根本发不了一分力!”

    “好棋啊!”

    军装老人看向道袍老者,微微感慨。

    “老江,是你太急功近利了,方知人生如棋,棋如人生,下棋,也要懂得阴阳调和,刚柔并济,如此方才能大势!”

    道袍老者将棋子放下,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不愧人称无尘道长,果然是纤尘不染,紧慢有序,江某人受教了!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将棋子收好,准备再下一盘,门口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,不过片刻,一个穿着道袍的小童来到了道袍老者面前,俯身低耳几句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道袍老者目光微变,而后看向了军装老人。

     xgchotel.;“小浅叫我过去一趟,想来是有要事,这一局留在下次吧!”

    他说完,不顾军装老者的表情,大步走出了庭院。

    军装老者目视道袍老者离去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大事?”

    他大为奇怪,在江家,道袍老者可是最为特殊的存在,若非江家生死存亡,几乎不会麻烦到他,而今天,他那个最为要强的大孙子居然要请道袍老者出山?

    “靳老!”

    道袍老者来到了外院,江云浅赶忙快走几步,对老者躬身一礼,极为尊敬。

    道袍老者对他点了点头,而后看到了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江云深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在这偌大京城,敢动江家的人,难道是叶家花家做的?”

    他看向江云浅,目光平静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不知道姓名的青年,听说他是位武道高手,我担心江家的其余人不够看,所以希望靳老出手,毕竟事关江家颜面!”

    道袍老者微微沉吟,而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随你去!”

    “休息了四十几年,我这把老骨头,也该是时候出去走走了!”

    他目光深邃,看向了远方,心头暗叹:“只是不知道,四十多年后的武林,是否还有人记得我靳无尘?”

    九龙寺禅院,陈明娇不断劝说柳玲珑,希望她赶快离开,生怕江家的人上门报复,会将她们牵连在内。

    柳玲珑却说这件事是因她而起,不愿意离去,想留下承担责任,让她暗暗焦急。

    叶辰和施秀云这对母子,却是表现得极为平静,似乎毫不担心,让她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秀云阿姨,要不然你跟叶辰快点走吧!”

    柳玲珑红唇轻咬,虽然叶辰将江云深丢下西山,但她却丝毫不认为叶辰是坏人,她不想这对母子被江家的报复弄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施秀云微微一笑,正要开口解释,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道蕴藏杀意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动了我们江家的人还想走,走得了吗?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产院内已经站了一个身姿笔挺的青年,正是从江家赶来的江云浅。

    他双目扫来,只是一眼,便定格在了叶辰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弟被扔下西山,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叶辰目光微抬,一脸的随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江家还有有点意思,半小时前刚被我扔下山一个,这么快又再来一个!”

    江云浅眼中杀意闪动,叶辰十分陌生,他可以肯whhryl.定自己从未见过,如果面对的是几大豪门的嫡系子弟,他还会有几分顾忌,先说几句场面话,但看到是个陌生小子,他根本没有半点犹豫。

    “好胆量,知道是我江家人,还敢下此重手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一位武道高手,但莫要觉得自己有几分武力,就可以肆无忌惮!”

    他摊手指向身后,靳无尘一身道袍,正缓步行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靳老,四十年前曾经在武当山担任传功长老,之后一直任我江家供奉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在他手底下活命,此事就此作罢!”

    江云浅说完,往旁边站了一步。

    靳无尘站到了叶辰身前,眼神淡漠:“年轻人,我本是出家之人,不该对后辈出手,但我身为江家供奉,理应讨还公道!”

    “我只对你出一掌,你能不死,就此揭过!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欲出手,周身真气涌动,四周狂风骤起,刮得禅房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柳玲珑和陈明娇都是表情惊惧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这个看上去慈眉善目的道长,居然拥有如此威势。

    靳无尘手掌摊开,正要出手,叶辰却是忽而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武当山的传功长老?”

    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,伸出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你能接我一掌不伤,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未曾发生过!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轻飘飘一掌击出。

    一瞬之间,风雷陡变!

    叶辰话音落下,一掌击出,这一掌,看似绵软无力,宛如风吹柳絮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一瞬,柳玲珑几人眼前,却是现出一片绚烂,禅院内的空间,现出一个数丈庞大的圆形通道,宛如被什么东西当空凿开。

    前方的靳无尘之前一脸淡然的表情,陡然变换,只觉得一股狂风迎面而来,宛如一堵无可摧毁的气墙压将过来。

    他大惊失色,叶辰一个年轻人,看上去不过二十岁,怎么会拥有如此可怕强大的力量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镇妖博物馆〕〔从姑获鸟开始〕〔我的治愈系游戏〕〔天启预报〕〔这个人仙太过正经〕〔我就是不按套路出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从红月开始〕〔秦时罗网人〕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〕〔冷宫签到八十年,〕〔我开局震惊了女帝〕〔娱乐春秋〕〔我的三体
  sitemap